在王朗

osthj 发表于 2018-10-12 20: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复制链接]
1 1

在王朗
  

  

  

  在王朗

  ——庸言先生

  

  

  >

  > 1

  > 夕阳准时歇在西山头的时候,你以为,是开始了下雨?

  > 那么,然后呢?

  > 2

  > 办公室。

  > 王基像电杆,从形体上看,这连比喻都不成立。只是一根电杆,那种自上而下由细增粗的电杆。秃校长很有品位地盯住王基。他光光的脑袋里面正萌生一个笑话:这小子如果是个女孩子,丰满一点,圆润一些,便真正是根电杆了。王基站得挺直。其实秃校长并没有命令他这么做。一开始,秃校长客气得令人发麻地说了声:请坐。王基对这句“请坐”的感觉是从头顶到脚心的厌恶,甚至那团秽物涌到喉咙时,为了不在尊者面前丧失卑者的尊严,他稀奇古怪地满心顺畅地竟将那东西又送回老家了。他不明白,长着一颗堪与日月同辉脑袋的秃校长怎么能和琼瑶阿姨一样冒一句如此温柔透顶以致让人发晕的废话。他毫不客气地坐下了,就在秃校长面前。但他马上又神经质地弹了起来,继续保持完美的电杆形体。这迅猛的动作把秃校长震得心惊肉跳,他本来编定的无懈可击的审问“程序”顷刻之间被这突如其来的“病毒”搅乱了,乱如被小毛贼糟蹋过的菜园子。

  > 乱中出错,他问的第一句是:

  > 哦,我说王基,你找我有事?

  >

  > “报告!”这不是王基的回答,他正在出神。还有一件比被校长“审问”更荒唐棘手的事。

  > “涂校长,打扰你了。但我不得不打扰你。为了开幕式文艺表演的成功,我,作为编导,必须冒着顶撞你的的危险给你说一声:王基是一刻都不能耽误的。他需要马上参加排练!”口气不容置辩。

  > “问题是现在是课外活动时间……”涂校长只说到这十二个字就闭口了,他突然醒悟:文艺表演的排练就在课外活动时间。王基,这根电杆??就是电杆,但他不能换掉他。麻烦就在这里:当他能抽出时间来亲自“审问”“案件”的主要策划人时,又不能只顾保全自己校长的颜面而误了学校的大事。文体委员马婷婷坚决地维护王基:王基不能换!他是整个表演的中轴、核心!为什么是这样,只有她知道,或者连她自己都不知道。王基朝她眨眨眼,感激她的及时解围。因为在他心目中,对校长的“审问” 根本不屑一顾。至于应付领导的提问,他的哲学让他高傲自负得连自己都对自己感到了恐惧。每一次有惊无险之后,他反复自问:那我还怕谁呢?天大的笑话,我怕我自己。拿阿根廷的那个守图书馆的老头儿的话说,我怕另一个“我”。突然,他觉得这一切变得特别的有趣起来,忽略了马婷婷已经把他从办公室拉到了走廊。他忘了传统性地向秃老头道个别,说什么呢,每一次的内容都该不同,还要有新意。但这一次,在他又被刺激起的快感当中,却突然地想到了“永别”。他不是每一个行为都要给自己找个必要条件充分理由的。他只能把它们叫做“灵感”。

  > 嘿,灵感!但“永别”这个灵感没有说。

  >

  > 朱晓晓跑过来劈头盖脸地对王基就是一顿贬损:王基啊王基你是越来越退步了,在老秃那里居然被滞留超过了五分钟。要知道,以前最多两分半钟!马婷婷说,怪不得他,这一次性质的严重程北京哪家医院专治白癜风度已经逃出了我们几个智商的范围,必须做好打一场“持久战争”的准备??充分的准备。

  >

  > 王基始终觉得,朱晓晓要比马婷婷丰满那么一点点。因为拉着她们转圈的时候,左手一直要比右手费力。为了验证他的感觉,排练休息时,王基对马婷婷说:婷婷,想不想换一种方式飞行?

  > 婷婷就站在王基面前。

  > 王基走过去将两手伸到她的腋下,托住了,下蹲一点,发力,婷婷便轻捷如燕地在空中腾飞了。她还把两只手臂摇摆得象柳条,落下来时,左手正好打在王基的右脸上。王基“故意”地将手迅速放开,去抚自己被“打”的脸。婷婷重心未稳,一下就栽倒在王基怀里,弄得一声尖叫,引来四围目光的齐聚。王基只是按住了马婷婷的两肩,说了句:宜作掌上舞。

  > 这夸耀将马婷婷“吹”到天上去了。她的笑容在刚才那一惊奇所引起的粉红脸蛋的红晕上甜蜜地荡漾开来,暖如春风。

  > 朱晓晓的口瞪目呆来自于那似无心却有意的“拥抱”。她从那里开始幻想,和王基拥抱在一起,她会两只手紧紧地箍住他的脖子,尽管如此,要拥抱“成功”她还必须两脚脚尖使劲地踮地;如果……如果她将两腿夹住王基的腰……她已经沉醉在那一瞬间的快感和美妙当中了,突然,她有些羞愧起来。这样的行为是轻浮女人才有的举动,她不能夹王基的腰,只要吊住他的脖子就行。

  > 她看见王基微笑着朝她走来……

  > “王基,能不能让我也飞一次?”她兴奋地发问。

  >

  > “我这不是就来了吗!”王基不愿面对她的脸,就是在他作出马婷婷“宜作掌上舞”的那一刹那时间里。在朝夕阳相处的那么多的时日,只在那一刻,他觉得婷婷除了轻一点,那一张脸也对他有一种柔若如水微风拂面舒服已极的诱惑,他不能抗拒,更不想拒绝。所以他要“失手”。而她,王基以为朱晓晓的脸再灿若桃花,也是一种有棱有角坚硬的笑。他不想面对,甚至觉得根本不用让她作“飞行”也能掂出轻重了。朱晓晓,朱,朱,猪嘛!不过,他想,这还是不能拒绝,荒谬透顶的原因就是他已经让婷婷作了“飞行”。他意识不到或者是没有清醒地意识到,这是天地人世间一种冥冥的平衡原则。

  > 晓晓往王基面前一站,等待失重时刻妙不可言的感觉来临。

  > 王基说:“你转身……转呀,转过身!”

  > ……朱晓晓终于也飞了起来,在上升的那一刻,她脑袋里轰然地巨响,爆裂开一个她在幸福时刻即将到来前悔恨的缺口。她的右手,也在下降的地方正面地在王基的左脸上“拍”了一下。她在旋转的惯性下,退倒在草地上。王基没有对这异常刺激惊险的一幕产生任何的报复举动。别人都在笑,不由自主却又源自本能的笑。那一巴掌,别人不懂得。王基一句话没说,他在草地上躺下,等待一个不知道是叫做开始的结局,还是叫做结局的开始。

  > 晓晓哭了,恨恨的,无声也无泪。

  >

  > 晚自习。

  > 毛戈先生进来。

  > 他不让人叫他老师,而要称作“先生”。毛戈先生开始散发一份资料。他说:“今晚的自习是讨论课,主题是`国共合作抗日'评说。 王基早已忘记历史课本丢在哪里了,或者是被猫撕烂或者让老鼠拖进耗子洞。还有可能,被他一张一张拿去折飞机糊风筝了。但他却是一部活的“小历史辞典”。古今中西,兴趣来了,评书一样讲三百回合。你尽可以挑你北京中科癜风医院好嘛所能想到见到的名词、日期、典故、情节,十分地夸张,连王基自己都不敢相信。这是不是该叫做“特异功能”?毛戈先生知识再渊博、精深,也还是在“历史辞典”前谨慎地加了一个“小”字。这样妥帖一些。王基觉得好笑,到底自己有什么不知道呢?

  > 他极其渴望地想知道他什么不知道。

  >

  > 帮他完成心愿的当然是毛戈先生。

  > 评说开始。

  > 同学争先发言,完全是座谈会式的。不过没有激烈地辩论,没有精彩的短兵相接。各人观点虽有不同,但大同小异。毛戈先生在讨论结束后一一列举每个同学的观点,并推荐某一篇文章去阅读,某某杂志某某期,某某报纸某某版,某某书刊某某章。刚开始时,毛戈先生也让人吃惊。他从来不带教科书,讲到某一点,只说:请看教材xx页倒数第xx段顺数第xx行。从瞠目结舌到司空见惯,王基也对毛戈产生了浓厚兴趣,想方设法去找毛戈聊天。聊天愈久,感情愈深,王基的目空一切逐渐变成对毛戈先生的崇拜乃至“神化”。毛戈先生总结说:各位同学的观点归根结底一句话,即为书中所言:在中国领导下……

  > “既如此,那请全神贯注聚精会神,听我来讲??”毛戈先生润润喉咙,开始“演讲”:

  > ……蒋介石将日军主力引向华东地区,从而牵制了在东北、华北的日军,使他们的攻势逐渐减弱。相比较而言,华东的地理位置优势较华北明显。一旦日军侵入华北,便能迅速地利用机械化部队在华北平原上进行扫荡。转移战争视线,是兰州最好的白癜风医院为积极地备战提供相对缓和的时间保证……正面战场对日军的阻击在战争初期是重要的必不可少的,因为那时中国所领导的军队还不足够强大,不能在与日军的正面交锋中取得优势甚至维系现状。所以在后方的游击战中只能给日军以针刺的打击,并在不断的运动中积蓄力量……由此我们对的评说就不应只局限于书本上的那几句话。当然,那些都是对的,绝对的真理。但分析历史看待历史不能只有一种模式思维,我们应该提供并实践思维的多样可能性,多项对比,才能得出较为客观的结论……

  >

  > 王基提问:

  > 那毛戈先生,如果在考试中进行这种个人式的分析,可不可能?

  > 毛戈先生笑笑,带一点遗憾感慨地说:一般而言,这种分析的可能性只出现在课堂上,考试时仍然以课本为主。这也正是我的尴尬矛盾之处??只针对考试,我于心不忍;教授了很有意思很开放的东西,我心惊胆战,害怕你们“误入歧途”地将多种充分个性化的观点表达在考试中。如果我出试题,那当然好,但考试是一种不让你自己存在的“”行为。人太脆弱了,一方面要努力探求自我的生存道路,另一方面不得不为了现实的生存而屈就于不公正不人道的现状。所以……所以你们只需要训练这些多种思维可能的方式,而在关系你们自身利益的问题上,还是暂时地作一件“工具”……但是,屈就并不等于屈服,根本的,你们还是要做你们自己。

  > 这堂讨论课和往常一样,在激奋与落寞中收场。王基愈加佩服起毛戈先生来。他以为毛戈先生既活得潇洒也活得无奈。生活就是这么不可开交的矛盾体。他想要一个自己的空间,能在里面自由自在地自我控制,却又不得不与现实达成仇恨的妥协。他在纷繁芜杂中生存得愈久,便感觉自我存在的愈来愈渺小。终会有那么一天,连“自我”也不存在了,它消散在空气中,溶解在人群里,飞向宇宙,死而再生。

  > 然后呢?

  > 然后再有和我一样的傻瓜投生于这个世界,继续进行远古荒原上无依无助极端荒唐的孤独之旅。但终于有一点火光在他眼睛里燃烧。“星星之火”??在未知的渺茫的未来世界,毕竟还有一线“自我存在”希望的可能:秩序、规则、纪律、压力、关系、肮脏、拥挤、背叛、诽谤、妒忌、鄙视……都将绝灭,人们便可以安心地在幻想中沉醉。


  联系方式:(Email)xww791227@sohu.com|
回复

使用道具 举报

参加活动:0

组织活动:0

发表于 2018-10-12 20:08:10 | 显示全部楼层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Powered by Discuz! X3.4 © 2001-2013 Comsenz Inc. Templated by 群居

手机/微信/QQ:18818770001

©群居

GMT+8, 2018-10-22 19:01 , Processed in 0.311003 second(s), 35 queries .

服务热线:18818770001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